您的当前位置: 首页 > 娱乐 > 188jinbaobocom “杭州街拍模特的真实生活:每天睡三小时,日入七千”

188jinbaobocom “杭州街拍模特的真实生活:每天睡三小时,日入七千”

作者:匿名 人气:686 时间:2020-01-11 18:36:13
摘要:参与街拍的模特们也成了话题中心的人物。2007年秋天,滚叔背着相机走上杭州街头,开始街拍。那时的街拍很单纯,就是“捉”穿着特别、好看的姑娘。绝大多数时间,滚叔都能完成5个的目标,但近两年,变化发生了。据《钱江晚报》报道,杭州某服装企业,采用短视频带货后,主打产品的销量提高了近300倍。据相关人士透露,目前在杭州,街拍模特的数量大约有十几万,而在一项95后最愿意从事职业的调查中,网红和主播是最主流的

188jinbaobocom “杭州街拍模特的真实生活:每天睡三小时,日入七千”

188jinbaobocom,参与街拍的模特们也成了话题中心的人物。这些20多岁的女孩在镜头前卖力表演,帮商家争夺眼球、收割流量的同时,也在承受着来自网络的群嘲——人们戏谑地评价她们,“做作”、“土味”、“杂耍”,甚至还有段子是这么说的:“杭州有什么好玩的?”,“湖滨银泰观猴”。

文 | 罗芊

编辑 | 金石

运营 | 黄沁

当杭州网红街上一言不合就翻跟头、劈叉的街拍视频为热门话题之前,“滚叔”钟昊已经在同样的地点做了十年街拍摄影师。

街拍源于欧美,它的英文名字叫做“street snap”。其中,“snap”有“猛地咬住”的意思,两个词连在一起很生动,可以理解为“我在街上用相机捉住你啦”。

2007年秋天,滚叔背着相机走上杭州街头,开始街拍。那时的街拍很单纯,就是“捉”穿着特别、好看的姑娘。最初,滚叔认为的“美”是甜美系的,觉得五官很重要,身材很重要,渐渐他发现,自我表达是更重要的,个性美其实很有味道。

2010年后,互联网渐渐发展,快时尚品牌入驻杭州,街上慢慢开始出现各种各样好看的人——中性化的、暗黑系的、穿一身荧光绿再搭配一个荧光粉包包的、甚至能遇到穿女装的男生,大家精神更自由了,也更美了。

这些年,西湖湖滨、武林银泰、国大城市广场都是他等待过的地方,他给自己定目标,每天拍5个人就好。他喜欢这种街拍的“不确定性”——你可能有所收获,也可能一无所获,唯一能做的,就是像雷达一样,一直等待,等待那个下一秒可能出现的惊喜。

绝大多数时间,滚叔都能完成5个的目标,但近两年,变化发生了。短视频兴起并成为带货利器,淘宝总部所在的杭州也成了服装类带货短视频的最主要拍摄阵地。

一切都被改变了。

审美变了。对于拍摄模特,瘦变成了最高标准,最好不要超过100斤,一般是贫乳,这样最好带货。

拍什么也变了。这些短视频通常在15秒内,内容迭代飞快,从一开始简单的“发现摄影师,捂脸偷笑跑开”,到后来慢慢有了动作戏——劈叉、翻跟斗、喷矿泉水、用头磕破生鸡蛋,再到后来有了剧情——帮拾荒奶奶扶起地上的扫把;情侣互相帮忙系鞋带;男生提起女生的低腰裤,不让露出肚脐;甚至有模特弘扬主旋律,响应垃圾分类政策,背上了4色垃圾桶挎包。

总之,笑也好哭也好,都是为了流量,流量高了,才能让更多人看到他们身上穿的衣服,每一个视频下方都会有一键购买链接,轻轻点进去,就能收获模特同款。据《钱江晚报》报道,杭州某服装企业,采用短视频带货后,主打产品的销量提高了近300倍。

参与街拍的模特们也成了话题中心的人物。这些20多岁的女孩在镜头前卖力表演,帮商家争夺眼球、收割流量的同时,也在承受着来自网络的群嘲——人们戏谑地评价她们,“做作”、“土味”、“杂耍”,甚至还有段子是这么说的:“杭州有什么好玩的?”,“湖滨银泰观猴”。

但即便如此,仍有大量年轻人期待进入这个行业。据相关人士透露,目前在杭州,街拍模特的数量大约有十几万,而在一项95后最愿意从事职业的调查中,网红和主播是最主流的选择之一。

张钰涵就是这些女孩中的一位。5年前,她曾是被滚叔镜头“捉”住的女孩,如今,她已经在杭州网红街的短视频拍摄版图中拥有了自己的位置——凭借翻跟头的技能,被称为“悟空妹妹”的她不仅制造过点赞近200万的热门视频,还在20岁的年纪完全实现了经济独立。

和视频里翻跟斗的女孩很不一样,现实中的张钰涵没有那么爱笑,也不绑双马尾,她喜欢穿工装,雨天会背着一把黑色的长柄伞,像背着一把剑。我们约在西湖边的咖啡馆会面,她一边咳嗽一边和我们分享了她的生活——在这场流量战争中,作为最微小的个体,这位20岁的女孩究竟得到了什么,又失去了什么?

以下是她的讲述:

我是2014年遇到滚叔的,当时我念高一,他是杭州很有名的街拍摄影师,因为总蹲在地上拍照,像熊猫一样,大家就叫他“滚滚”或者“滚叔”。在那之前,我跟街拍这两个字几乎是无关的。

那天,临近期末考试,下了挺大的雨,我跟一个学妹想去灵隐寺拜一下,希望不要挂科,路过星巴克,就遇到了滚滚,他问,“可以给你拍张照吗”,我们想,这谁啊,好奇怪。他说他是街拍摄影师,挺诚恳的,我们就让他拍了一张照片。

被拍了以后还是懵的,他跟我介绍说,我是街拍滚叔,你可以微博上搜索一下。后来我在回学校的路上搜了他的名字,哇,粉丝好多,2014年就已经有百万粉了,我觉得他好了不起,在高一的学生心里,百万粉丝就是个明星你知道吗!我被明星给拍了,那么多人能看到我。

照片发出来之后,我好后悔自己没有好好打扮,觉得自己好胖,眼袋好重。后来,我会留意滚滚微博上很多姐姐的穿搭,学习和借鉴,慢慢找到自己的风格。想着,如果还有下次,一定得扳回一城。

▲ 滚滚给张钰涵在星巴克门口拍的照片。图 / @街拍滚叔微博

从那之后,我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去找滚滚拍一下,比如我觉得今天还挺漂亮的,就去了,买了新衣服也会去拍。平时,自己去记录自己每一年的变化是很难的,生活照又觉得不够有仪式感,我也不喜欢去拍写真,那些是p过的。滚滚的照片比较写实,不会去改动我的脸或者身体。

高三那年,有一天我觉得自己穿搭还不错,想纪念一下,就去找滚滚拍照。我是个非常好动的人,坐着坐着就会站起来跳很好笑的舞蹈。那天,我给大家表演了单手翻跟头,滚滚说,好厉害。当时他还拍了照片发在了微博上,当时,大家都是拍着玩的心态。

2018年6月,我大一快结束了,那天正好穿得也挺好看的,又去找滚滚拍照,他又让我翻跟头,我就翻了一下,结果他拍下来发在抖音上,当场就爆了。滚滚的抖音一般只会分享一些穿搭细节,通常是几百赞,结果那天我翻跟斗的视频收到了将近200万个点赞,我自己都吓一跳,200万,我的妈,就觉得我还是有点能力的。

那天之后,就有抖音的大v和街拍的团队找到我,我也就误打误撞地进了街拍这个圈子。

▲ 单手翻跟头的小视频,在抖音火了。图 / 抖音

在这个圈子里,流量是最重要的。

不管是商家还是中介,他们找到我,主要是想带动衣服的销量。带动销量的前提是,这个视频要有一定的点赞量和流量,需要曝光到大众面前才会有人去买,这个时候就需要有一个可以带动流量的人。

一个视频里,大家走过去、笑一下,是很难有流量的,但是你走过去翻个跟头,做平常人做不了的动作的时候,大家会觉得有意思,就会点赞。当这个点赞的量多到一定程度,视频就会被更多人看到,视频里模特穿得那件衣服也就会被更多人看到。

所以,他们才会需要我去翻跟头,或者去做一些难度动作,比如说踢腿、劈叉,因为展示这些技能是容易冲上流量的。

▲ 抖音上,一位女孩表演劈叉。图 / 抖音

我知道他们是因为翻跟头找的我,这是我最大的特点。我在长相方面并不是非常出众,顶多就是耐看,跟优秀的模特或者漂亮的女孩比起来,其实是差很多的。当时我的想法很简单,就觉得我会某些技能,你们也赏识我,这样很好,对吧?

但这个圈子变化很快。除了翻跟斗,他们还一直在挖掘我的新技能,我都不敢告诉他们我会空翻,也不敢告诉他们我其实会很多舞蹈。有一次他们问我,你还会别的吗?我说不会。他们说你会跳舞吗?我说我不会跳,只会跳街舞,他们就说,那你跳个街舞吧?

后来,我还拍过一些表演剧情的,一个男孩子把水瓶递给我,然后假装接吻,我冲他打个喷嚏,特别扯,就很陈旧这种剧情,有的演得好傻,是真的很蠢,但没有办法。每次假扮情侣的时候,我会找所谓的搭档拍一下,你看到的情侣街拍,能亲下去的一般都是真男友,不亲下去的肯定都是假的。

我这种模特,被商家要求做一些很“那个”的动作的时候,其实都是非常抗拒的,但是为了工作,你还是要接受。

▲ 为了带货,张钰涵也拍过一些有剧情的小视频。图 / 抖音

其实,拍的那套衣服它卖得非常好跟我是没有关系的,没有提成。

整个链条是这样的。卖衣服的商家找到中介,中介按照自己的了解,去找我们这种街拍模特,有可能商家给中介2万,但是到我这里就只有700,除了这个抽成,他们还会有分成,比如说商家卖出去1万件衣服,中介和商家可能还有分成。因为市场被垄断了,模特是不可能接触到商家的。

模特就是按照拍摄的服装套数拿报酬。

一开始,我拍抖音的价格很低,250块钱一套,现在过了一年,是700元左右一套,一套衣服可以配三个视频。除了拍抖音,也会拍平面,平面是180元一套,也有的按小时算,一个小时1500元。

我更愿意拍视频,因为我的性格偏活泼,视频类的更有活性,会让人觉得比较放松一点,我自己也轻松一些。打个比方好了,假如说我平面是2000,抖音是1000,但是我这1000块钱会比较轻松,我只要翻个跟头卖个萌就可以了,但是拍平面,换衣服、摆造型是很累的,脱穿脱穿,再脱再换,一口气换个10套。抖音是你拍完一套才去换下一套,一天可能只拍三套,会轻松很多,而且现在抖音的需求量比较大。

▲ 张钰涵拍过的一些平面穿搭照。图 / 受访者微博

很多人容易把街拍模特跟网红联系在一起,会觉得街拍的人好像都很富裕,但事实可能跟大家想的不一样。

在这个圈子里,网红和模特是不一样的,网红本身就有百万粉丝,有个人的影响力,但大部分还是我们这种模特,属于普通人、素人。有的中介甚至有自己的服装公司,他们会自己培育网红,把自己的抖音号做起来,粉丝将近有三四百万,这样,他们出去的费用就会比别人高很多。

模特也可以签公司,公司会把你的抖音粉丝运营起来,让你变成网红,这样你出去的费用就会比别人高很多,因为你自带流量了。网红的收入很多元,除了街拍,她还可以直播,还可以自己录视频。

▲ 2018年,“网红一姐”冯提莫正在做户外直播。图 / 视觉中国

但要成为网红并不容易,需要很聪明,需要时时刻刻都有运作自己的意识。我不够聪明,我觉得生活和工作是要区别开的,玩抖音就拍一点自己的日常,没有办法让自己的视频进入热门,如果说我为了火而去运营这种东西,我觉得会失去拍我自己的本心,你明白吗?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永远在别人的视频里很火,却难以让自己的视频火起来,因为我不会去运作。我没有签公司,我就是老老实实地赚钱。

现在,在杭州,顶级的模特拍一套衣服可能在1400元左右,那必须个子高,而且身材超好。我属于有技能的,其实,我现在也可以叫价到1000元一套,但我没有叫。我心里是很有数的,但是我愿意用这个低的价格让客户买我的单。

我知道这不算是一个聪明的做法,粗暴简单又有点愚钝,但是我愿意为了赚取更多的资源,让经纪记住我,去把价格压低。我希望他们能够在看到这件衣服的时候想到我。说她的价格低一点,我们叫她吧,这相当于更多的触角伸出去了,但这也会让我变得特别忙碌。

最繁忙的时候,是暑假,暑假这些天,我平均每天睡三个小时,这么拍了十来天,后来我睡了一整天都没起来。我估算过,收入最高的时候,我一天挣了7000多。

7000块,相当于拍了十套抖音,这十套不可能是在一个地方拍的。有的商家说要在嘉里中心拍,有的商家可能要在下沙拍,中间坐地铁要一到两个小时,打车过去的话我会比较亏,我会去省那一点钱,坐公车或者坐地铁,我会去凑这个时间。

像这样一天要赶好几个地方,我通常来不及吃饭,随便在地铁站买个饭团嚼一下。我的拍摄也会比别人更累一些,因为翻跟头我要跑,可能翻一次不好,又翻一次。这也是为什么我会比较瘦的原因,我并没有特地去减肥。

▲ 张钰涵在赶地铁的途中。图 / 受访者抖音

因为家庭的原因,我一直很希望自己能够经济独立,从高中开始就会去发传单,去做兼职。大一的时候我已经开始去工作了,去做模特、电视剧群演,甚至去写文案赚钱。

我是学舞蹈的,学费一年16000元,订购一套服装可能就是几千,一个学期我要定做2-3套服装,加到学费里面是2万多。我给自己定的很死,在学校吃饭一天30元,我算过,一年可能要自己承担5万元。

还没做街拍之前,我去横店做群演,一天100元不到。我学校不在杭州市区,去横店要早上六点钟集合,我从学校出发到集合地点,需要坐一个半小时公交,我常常3点20起床,拍到晚上八九点钟,再自己坐车回来。

很多模特他们非常的自信,说我今天就这个价格,你不给我就不拍,但我不是,我会规划我的钱,下一个学期的生活费都凑出来之后,还要有一定的剩余的钱。所以,今天如果能多挣一点,我就多挣一点。

▲ 张钰涵除了去街拍,平时还需要完成舞蹈学业。图 / 受访者微博

被误解、被群嘲是从很早就开始的事情了。

我自己也玩抖音,不过只会发发很简单的沙雕日常。有一天,可能是我在抖音上出现的频率过于高了,街拍话题上有一天全部都是我,有些黑粉找到了我的抖音,在我的抖音上面轰炸我,甚至在私信里轰炸,说很多恶毒的话。

那天,我上了一整个上午的舞蹈课,超级累,浑身都是汗,打开手机,很多条私信,一条一条让我去死,当时就没绷住,当场哭了,哭完之后我把这些私信都骂回去了。但后来想想,还是太幼稚了。

被人调侃或者被人当做笑柄,其实那一刻我心里是蛮难受的,但是我既然去工作了,我既然已经去拍了这个视频了,对吧?我也拿到了我应得的报酬,这个时候我只能告诉自己不要介意,要去承担事情的后果。

后来,别人再来黑我的时候,我就把我的抖音的签名改成:谢谢你们来这里了解真正的我。承蒙关照。

▲ 张钰涵的抖音上,一般只发一些日常生活。图 / 抖音

大家都是为了生活去工作的,只是我们的方式不一样。可能有的时候我也理解不了你们的方式,所以我也不能要求你们来理解我的工作方式。如果大家看了我们拍的视频觉得很搞笑,也算是我们给大家带来一点开心了。你们不喜欢我也没关系,你们笑了我也高兴,这样就好了。

其实,拍了这么久,有时候我也很想说,不要让我再翻跟头了。我知道这也是想想,但现在,在拍摄的主动权上还是有一点点改变的。

一开始,他们一直要我扎双马尾,因为我最早火的视频里面就是扎的双马尾。他们为了还原这个造型,让大家认识我。有些衣服,我穿上他们说很甜,我真的觉得挺可怕的,高一高二时我可能还喜欢甜美,大一就不是这么穿了,我现在喜欢工装多一点。

好在现在大家已经认识我了,我已经不用再绑双马尾了,也不需要再去做一些标志性的动作,甚至我有的时候可以不翻跟头,大家也可以认识我。我也在慢慢扭转商家的想法,跟他们商量,我们是不是应该穿点工装裤转变一下?是不是换点新的?

虽然槽点很多,但大家在平台上面愿意去买我的单,愿意给我点赞,我都很感激。因为我有时候看到自己拍的东西,都觉得像耍杂的,但是还有那么多人愿意为我点赞。

这些赞会让我觉得,自己在里面付出了汗水,我的汗水得到了回报。如果没有人来找我拍摄,我在街上翻100万个跟头也没有用的,对吧?

▲ 有时,经过争取张钰涵可以不用绑双马尾、翻跟头;虽然这些其他动作也会被人吐槽像耍杂的。图 / 抖音

是街拍让我真正的、完全的实现了经济独立,直到现在,我都是经济独立的状况。自己喜欢的东西,我不用去跟父母要钱。不仅如此,我妈妈出去旅游,我会直接给她转5000过去,我说,给你买东西。现在,我会比同龄人更加自信,因为我有自己的工作能力。

只是,独立的代价也是很大的。

今天是我难得的休息时间,之前发烧两个礼拜,一直没有好,这段时间一直在工作,工作到11点钟,然后自己去医院挂盐水,挂完盐水之后第二天又工作。我觉得我可能是年轻,还可以扛得住,想想自己才20岁,其实不应该承受这些的。我会开始变得麻木,对自己麻木,有的时候甚至感觉不到疼,也感觉不到累。

20岁,应该每天逛街,跟大家买口红,在学校里面读书,但是我跟他们同龄的女孩子的生活状态其实是完全不一样的。可能我同学今天他们一起出去吃火锅、逛街的时候我在外面拍摄,他们回到寝室的时候我还没有回来,他们睡觉了我回来洗脸,洗脸完之后第二天,我可能六七点钟又出门了,就这种情况。

我经历的这些,其实在我心里没有很大的波澜,跟发传单差不多。我的心已经麻木了,很多拍摄出来的照片也好,视频也好,或者说别人的嘲笑,或者恭维,或者说是我自己身体的病痛,在我心里其实没有很大的波澜,甚至很多时候我会忽略疼痛,上次拍摄的时候灯倒下来,把我肩膀和脸打了一下,超级晕,我知道是痛的,但是我可以忽略。

最近,有人来问我,要不要签个公司?如果要签公司的话,可以试试看自己到底有没有成为网红的潜质,那样,我就会有相对稳定的收入。公司的话,三年起签,如果签三年,我大三、大四、毕业一年,刚好这个时间是可以拿来实验的时间。

我很清醒,这个圈子,红得快,凉得更快。如果发展的不好,如果我凉了,我想我会去把教师资格证考出来,未来去当一个初中或者小学老师。但现在,我还是会尽力做好这15秒的事——一则抖音视频15秒,你觉得在我这里看了一个笑柄也好,觉得我可爱也好, 你们都在我这儿耗费了15秒钟,我也占用了你15秒钟。我们素未谋面,但是你却为我花了15秒。你看,我在很多人的人生里面也是很有意义的。

▲ 今年二十岁的张钰涵。图 / 受访者微博

文章为每日人物原创,侵权必究。

想看更多,请移步每日人物公号(id:meirirenwu)

来源:

安徽快三投注

Copyright (c) 2002-2011 hdwtsp.com版权所有
连镇网
Top